首页|新闻中心|电视点播|走进beplayer官网下载|文房四宝|民主考评|beplayer官网下载房产|广电传媒|印象beplayer官网下载 设为首页|收藏本站
款款邻里情,拳拳乡土心——浅谈瑞川柯家与胡适的关系(下)
来源:《beplayer官网下载历史文化研究》微信版 作者: 发表时间:11-16 11:28

柯 玲

第1037期


On Relationship Between Ke Family and Hu-Shi In Ruichuan Village
摘 要:

安徽绩溪瑞川柯家与胡适的关系十分密切,这种密切的关系表现在:新安柯氏宗谱由胡适叔父领衔编纂;胡适亲自为柯氏先祖题像赞;柯氏多位先祖母均出自胡家;在胡适遭批的年代,柯家也收到一定程度的牵连。柯胡两家世代修好,因为两家有着共同的文化核心价值追求,那就是:爱公益,爱家乡,爱文艺;重文化,重传统,重情谊。


关键词:

胡适研究 家族研究 柯氏 胡氏

4

胡适离乡,柯胡家书往来频繁

绩溪上庄与绩溪瑞川实际上是同一个地方。胡家与柯家是紧密邻居,这在地缘上注定了柯胡两家是密不可分的乡邻乡亲;而两家若干代人之间的姻亲往来,则在血缘上奠定了柯胡两家血浓于水的骨肉亲情。从年龄上看,柯氏先祖湘帆公、莘麓先生与胡适应该是年龄相仿的发小。先祖柯湘帆幼承家学从医后悬壶上海,执教中国国医学院。1917年,胡适完婚之时,携友人同游采薇之墓,其中就有柯家的湘帆先生。

胡适乃极重乡情、亲情之人,离家后,长期在外打拼、奋斗,但正如很多徽州人永远牵挂家乡一样,胡适对家乡的热爱与关心渗透在他的多封“家信”之中。胡适与柯家书信往来不断。笔者对族祖父柯家骅先生访谈时,谈起柯胡两家的世交盛情,两家交往过从甚密,一如亲眷,颇多温馨回忆。家骅先生还能忆起胡适在外时时常来信拜托或委托柯家协助照顾、料理一些胡家家事。甚至还清楚地记得胡适回来时给过自己四块大洋作为红包。

家骅先生还提供了一封“胡适家书”,全信照录于此。此信既是胡适朴素真挚的故土情怀的佐证,也是绩溪柯胡两家亲密无间的说明。

莘麓兄:

谢谢你送我的徽墨,又谢谢你几回寄我的信。

熊十力先生本是北大教授,我们都很爱敬他。他身体不好,不喜欢北方的冬天,所以他一时不能北来。

杨桃岭的修理,如款项不敷,望告我们,当早日设法加捐。

我有一小事奉恳,请你告我,家乡是否有“名件”一个名词?其正确用法如何?我好像记得家乡人祭祖宗时,祭桌上的香炉烛台各件,总名为“名件”,故有“三事名件”、“五事名件”之语,省称为“三事件”、“五事件”,此意是否不误?又凡坟前祭器,是否有“名件”之名?此各事敬乞便中赐示,至感。

承示七言诗,谢谢。你用的土音,故四个韵脚在四个韵部,实不押韵。旧诗各体都不易作,非有多年苦功,不易成诗。律诗大不易作,既作律诗不可不知诗韵,也不能不讲对仗。大概旧体之中,“绝句”尚可试用,但也不容易作的好。当多多读名家的“绝句”。匆匆敬问府上都安好。

适之敬上

卅五.十一.四

冬秀道候

信中柯莘麓先生询问北大熊十力教授近况的缘由,我们已不得而知。但杨桃岭则是瑞川人人尽皆知的一条山道,也是一条烙上了青年胡适一些浪漫思绪的山路。

杨桃岭由江村的后山一直连着山南边的上庄、宅坦、旺川几个村子。山道总是免不了有几分寂寞,而杨桃岭上,胡适所留下的足印无疑使它多了几分谐趣和浪漫。1917年夏天和冬天,从大洋彼岸回来的胡适两次行走在这条山道上,一次是去会日夜牵挂他13年的未婚妻,一次则是去迎娶他的“廿八岁老新娘”。既然母命难违,既然注定自己是胡家孝子一枚,走上了杨桃岭的胡适便不再犹豫。

据说结婚前,除了照片,胡适并未见过江冬秀。“几次曾看小像,几次传书来往,见见又何妨?休做女孩儿相。凝想,凝想,想是这般模样。”可见第一次翻过杨桃岭,青年胡适心中一定是充满了期待。

可是翻过杨桃岭,到了江家,却囿于旧制,冬秀躲进了蚊帐里,没有让他们见面。喝了洋墨水,却遵旧规矩的胡适,只好用一首小诗记下了江村尴尬的美好回忆:“他把门儿深掩,不肯出来相见。难道不关情?怕是因情生怨。休怨,休怨,他日凭君发遣。”胡适的这两次行走杨桃岭,“在胡适生命史上具有特殊意义。母亲的愿望就此实现,单身好男儿的时代就此结束。天与地,上庄与江村,胡适与江冬秀,母与子,一切的一切,都在这次行走之后,达成了和谐与统一。”[4]

因此,当莘麓先生来信告知胡适杨桃岭要修理时,对杨桃岭记忆尤深的胡适岂能不关情?他主动响应,积极承捐。据说1940年江冬秀又曾出资叫村人买了些石板,将杨桃岭重新修了一遍。这令后人觉得,杨桃岭就像胡适与江冬秀夫妇的情感,含蓄、深沉、持久,也是夫妇二人主动“修好”的结果。杨桃岭的修护,客观上方便了胡家亲眷之间的走动,其实也方便了乡村之间的联络。

柯莘麓先生也是幼承庭训,治病救人,当了一名医生。莘麓先生也像泽舟先生一样爱好文艺。莘麓先生还“筹款去上海亚东医科大学,喜公益活动,业余参加徽宁同乡会(NGO),所办的《微音》月刊,关心故乡文化教育建设,鞭挞社会黑暗。胡适是该刊顾问之一,影响很大。”[5]从信中可以推知,莘麓先生给胡适呈上了自己所作律诗。显然这作品存在瑕疵,胡适与柯莘麓乃世交发小,胡适毫不客气,直言相告,指出诗的韵律和对仗方面存有问题,并建议莘麓先生从绝句学起,要多读名家作品。

信中第三件事是胡适向莘麓先生求教徽州方言“名件”用法。全国著名学者,北大文科教授,美国留洋博士,在躬身请教老家的小伙伴,毫不作态,朴实、严谨的学者风范可见一斑。而此种兄弟之谊,尽现于坦诚相见、畅所欲言之中。

信的结尾在问柯家全家安好的同时,胡适没有忘记捎上江冬秀的问候。这完全是一封家信。冬秀对柯家,柯家和冬秀也是毫无距离。胡适乃文人墨客,莘麓先生没忘给胡适带去徽州的“土特产”——徽墨。带着墨香的信笺和入墨三分的《新安柯氏宗谱》一样,如实记录了瑞川柯胡两家非同一般的世交乡情和亲情。

5

胡适挨批判,柯氏难幸免

莘麓先生其实是个与时俱进的开明人士,当年他从上海返乡服务桑梓,成立了最早的新式诊所,最先使用抗菌素,并呼吁旅外同乡会捐资购买青霉素,以急救当时流行的流行性脑膜炎。解放之初,莘麓先生又率先响应号召在上庄成立第一联合诊所,并兼任全县医师联合会的执行委员。

但随着批判胡适的声音日益高涨,连胡适的幼子也宣誓与其父一刀两断。柯家当然不会落井下石,但柯莘麓先生的处境日趋恶化,先是受社会监督,到1958年竟被判入狱3年。莘麓先生之子家骅先生当时正在医学院读书,是一名学生,但毕业前夕也被替补为右派。1962年甄别平反以后,家骅先生才惊讶地知道自己父亲柯莘麓先生的“罪行”,竟然是任伪职时(抗日时期任军医)与胡适有交往。

当时的胡适虽遭批判,臭名远扬,但此时胡适定居台湾,且并没有什么正式的罪名,或者被公开戴上什么“帽子”。而柯家与胡适的所谓“交往”,仅指胡适通过柯莘麓先生在家乡为文化教育事业服务,诸如修建家乡图书馆,担任修建绩溪到旌德山路之义务职务而已。文革开始,柯家“更罹厄运,抄家无数次,挖地三尺,多年图书报刊包括胡适、陶行知、熊十力的对联墨宝和累世所存的医书悉数付之一炬。[6]”

家骅先生至今忆起这些心情还是痛心疾首,心潮澎湃,当然这并不是柯家对所受的直接或间接牵连耿耿于怀,而是一直以来对胡适所受的不公评价深感不平因此,柯家骅先生耄耋之年仍然孜孜不倦地为胡适的宣传和研究呼吁、呐喊,希望今人能真正进一步推介“德先生”和“赛先生”,祖辈的拳拳之心访谈时笔者也被深深感染。

6

胡适往事,柯氏如数家珍

柯胡两家情谊世代绵长,我与胡适成为货真价实的“老乡”。当然,即便没有这层先辈注定的情缘,寻根路上能遇见如此学术泰斗,也理当好好参拜一番。当笔者参观胡适故居时,主管绩溪县文教旅游的小姑(柯莘麓先生孙女),热情给我推荐了胡适故居最好的导游——又一位本家小姑。这位小姑不仅对胡适、胡家的一切了如指掌,对所有问题有问必答,而且言谈之间,娓娓道来,朴素真切,让人分明感到她似乎是在给我们说自己的家常。还不止于此,同行的瑞川柯氏宗亲,争相给我解说胡适,仿佛人人都可以信手拈来给我说上几段。而且,他们口中的胡适与我所认识的胡适有较大不同,作为乡亲的胡适显得更加有血有肉、有情有义,使我心中那个从书本上形成,带有几分抽象的胡适老乡变得越来越生动鲜活。

前排中为柯家骅先生,左二为作者

胡适在中国现代史上的学术地位、思想影响毋庸置疑。胡适先生在中国哲学史和文学史研究中的奠基性贡献,更是后世学科基础的经典。胡适平视诸子以及平视历史的眼光,极为重视中国民间文学的态度,对二十世纪中国学术发展影响甚深的“大胆假设”,首创新红学,重修禅宗史,以及用历史演进法来研究中国章回小说,都是开风气之举。

十多年前当我刚踏进民俗学研究领域,学习中国民俗学基本理论时,胡适先生就一直是我们专业视野中的开山级人物,同门、同行中从文艺民俗学角度研究胡适者大有人在。1918年,胡适先生作为北京大学教授,与周作人、刘复等发起在全国范围内征集歌谣,并在《北京大学日刊》上发表,这就是中国民间文艺学的开始,也是中国民俗学的发端。1922年北大《歌谣》创刊,胡适是主要研究者之一,1936年《歌谣》复刊,胡适致《复刊词》,立志“为中国新文学开辟一块新园地。”中国民俗学是五四新文化运动的一个组成部分。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,西学东渐,使知识界、文化界解放了思想,打破了中国两千年以圣贤为中心的历史,因而给重新审视和认知中国以往的历史和文化,重视民间的、下层的文化提供了契机。学贯中西的胡适极力倡导中国学者进行民俗调查、挖掘、研究,以振奋民族精神,强化民族情感,认识民族心理和文化的良莠,改造国民性,改造社会。

在胡适毕生为中国的文化事业,国家利益、学术研究所作的不懈努力中,所显示出的不折不扣、不屈不挠的“徽骆驼”形象,到了绩溪,到了上庄,到了瑞川,置身胡适当年的生活空间、呼吸胡家庭院中独特的文化气息,聆听胡适乡亲——柯氏族人对胡适的绘声绘色描述和点评,马上变得栩栩如生,音容犹在。

作者在板树坑柯家巷子

7

结论

常言道: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。同在绩溪上庄的柯胡两家,相互辉映的是徽州文化的光芒。尽管胡适喝过很多洋墨水,但徽墨永远是他胸中的至宝;尽管胡适多在外少在家,绩溪却永远是他牵肠挂肚最多的家乡。纵观绩溪柯胡两家的世代情谊,有几点是他们一直引以为豪,从来义不容辞,且能够始终不渝共同恪守的核心精神,那就是:爱公益,爱家乡,爱文艺;重文化,重传统,重情谊。

寻根瑞川,走近胡适,倍念祖恩。更加深切地体验了国人亘古珍视的乡土情愫,家族情怀,血脉情缘。

参考文献:

(1)]歙县档案馆《馆藏徽州谱牒提要》,第一辑,45页。

(2)(3)(5)(6)绩溪牛的博客,《在胡适像前的沉思》。

(4)书同的博客,《走在杨桃岭上的胡适——皖南散记之七》。

(作者系东华大学服装与艺术设计学院教授,非遗教育研究中心主任)

【责任编辑:zhanglingyan】

用户评论

已有0人评论
新闻快报 阅读全部
社会万象 阅读全部